《烟火拾年·似梦号》

向下

【音乐推荐】 あの日タイムマシン BY末年

帖子  末年 于 周五 十一月 04, 2011 3:36 pm

あの日タイムマシン
http://www.songtaste.com/song/927629/

あの日タイムマシン(那日的时光机)
歌手:LONG SHOT PARTY
作词:LONG SHOT PARTY
作曲:LONG SHOT PARTY


走り出せ前向いて(向着前方迈进)
かじかむ手で空に描いた(用冻僵的手描绘天空)
君の未来に祝福の灯りともす(为你的未来点亮祝福之灯光)
切り开け その手で(去开创吧 用这双手)
闻こえてるかい? この声が(能听到吗?这声音)
素直に笑える事 抱きしめ(率直的将欢笑的事情紧抱)
今 走り出せ(现在 就向此出发吧)

少しだけ大人の色に染まる指先(稍微染上了一些像大人色彩的指尖)
照れくさそうに そっと隠して(却因为看起来害羞而偷偷掩藏起来)
頬杖ついた君 见つめてる视线の先に(托着脸颊的你 凝视的视线之处)
小さな蕾が ゆらゆら(有朵小小的花蕾 摇摇摆摆)

ねぇ(呢)
仆なんて ずっと迷いばかりで(我如今还只是一直迷惑)
あの日赠った言叶 今さら思い出す(那天赠送给我的话语 到今天才明白)

走り出せ前向いて(向着前方迈进)
かじかむ手で空に描いた(用冻僵的手描绘天空)
君の未来に祝福の灯りともす(为你的未来点亮祝福之灯光)
切り开け その手で(去开创吧 用这双手)
闻こえてるかい? この声が(能听到吗?这声音)
素直に笑える事 抱きしめ(率直的将欢笑的事情紧抱)
今 走り出せ(现在 就向此出发吧)

昔は良かったなんて(从前想好的话语)
言いたくはないんだけれど(不想表达,但是)
取り返したい“想い”もあるんだ(也有希望取回的"感情")
仆の背中を押す(推着我的背后向前进)
みなぎる视线の“仆”を( 充满你视线的"我")
芽吹いた蕾に重ねて(和刚发芽的新蕾重叠)

时を越えて またいつか(什么时候能穿越时空)
あの日を夸れるように(为了能得到让自己夸耀"那一天")
左回りの时计も一つ持って行くよ(拿着逆时针行走的表一起回到过去)
切り开け その手で(去开创吧 用这双手)
笑えてるかい? 自分らしく(能开怀大笑吗?这个我)
譲れない想い 握りしめて(将无法让出的感情紧握在手里)
今 走り出せ(现在 就向此出发吧)

ねぇ(呢)
仆なんて今も迷いばかりで(我如今还是一片迷惘)
あの日赠った言叶 今さら思い出す(那天赠送给我的话语 到今天才明白)

君色に未来染めて…(把未来染上你的颜色)

走り出せ前向いて(向着前方迈进)
かじかむ手で空に描いた(用冻僵的手描绘天空)
君の未来に祝福の灯りともす(为你的未来点亮祝福之灯光)
切り开け その手で(去开创吧 用这双手)
闻こえてるかい? この声が(能听到吗?这声音)
素直に笑える事 抱きしめ(率直的将欢笑的事情紧抱)
今 走り出せ(现在 就向此出发吧)

时を越えて またいつか(什么时候能穿越时空)
あの日を夸れるように(为了能得到让自己夸耀"那一天")
左回りの时计も一つ持って行くよ(拿着逆时针行走的表一起回到过去)
切り开け その手で(去开创吧 用这双手)
笑えてるかい? 自分らしく(能开怀大笑吗?这个我)
譲れない想い 握りしめて(将无法让出的感情紧握在手里)
今 走り出せ(现在 就向此出发吧)
avatar
末年

帖子数 : 31
注册日期 : 11-06-19
年龄 : 20
地点 : 冥王星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白日梦城堡】《小萌狐成仙记①》作者:漫德拉

帖子  漫德拉 于 周六 十一月 05, 2011 8:35 am

第1章 壹 仙运亨通
我是一只白狐,单名一个佑字,是师傅给取的。
我师父是天界的大人物,具体是什么人,我也不清楚,他从不告诉我天界的事,只是定时来看我,检查我的功力修炼了几成。
师傅给我取名为佑,意思是保佑我以后不会祸害人间,祸害三界。
5年前蟠桃盛宴,有仙人偷偷溜出来玩耍,便遇见了我。
那仙人见我模样长的讨喜,就赏了颗仙桃给我吃。
仙桃乃王母娘娘精心浇灌之物,灵力自然是不可小视的。
于是,一颗仙桃下肚,我白白多了300年修为。
我从一只只会吱吱乱叫的小白狐变成了修炼了300年的狐狸精。
可我命理注定和神仙扯上关系,我成精不久,太上老君下凡来寻找珍奇药引,偏偏看中了我。
说我灵力极强,将来如果好好修炼,在三界之中一定大有所为。
可惜了,太上老君要拿我做药引。
我被太上老君带到天界,恰巧碰上行色匆匆的命格星君,命格星君当即拦住太上老君,说我的劫数还未到,我的阳寿还未尽,若是好好经人指点,将来定会在仙界大有作为。
其实是在三界大有作为,但是仙界的人害怕我这个狐狸精跑到人间和妖界来祸害三界,便当机立断的把我收入仙籍。
而师傅,则奉命教导我,让我成为在仙界大有作为的人。
从那以后,我便被领进一个不知是哪里,荒无人烟的山涧,再没出来过。

“佑,你心焦气傲,不会忍耐,这个毛病一定要改改。”师傅不止一次对我这么说。
想想也是,我当初初化为人形的时候,活灵活现了大半年,那大半年走路时下颚都抬得极高,视线也在别人额头之上。
师傅还教导我说,将来是成仙的,要学会耐住寂寞。
想我这么喜欢热闹的性格是万万不可的。
于是,我修行的山洞里贴满了大大小小写着“小不忍则乱大谋”的字条。
有师傅写的,有师傅督促我写的。
师傅说,我把名利和荣耀看的极重,别人夸我个几下,我变高兴上那么几个月,还有就是,我跟着师傅修行以来老问写他神仙有多么神气这种浮夸的问题。
师傅叹气,说我的性格实在不适合成仙,可是偏偏我的灵力和悟性极强,放着不管恐怕真的会变成祸害。
师傅说,这要慢慢来,慢慢的把我身上的锐气和菱角磨去。

于是,我在这荒无人烟的山涧中,一住就是200年。
我本无意成仙,毕竟当个小妖精比当个无情无欲的“木头”要逍遥自在的多。
可是,我留下的目的是……为了师傅。
我师父可不是个长须飘飘的老头子,他是个眉目清秀,气质超脱的美男子。
不要骂我色狐狸,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况且对着这么一张赏心悦目的帅脸,真是年年益寿。
我有常常盯着师傅的脸一看就是半天,师傅也没有反应,气定神闲的坐在我对面闭目养神,不免让人心生失望。
可想想也是,神仙都是无情无欲的“木头人”你就是用哪种姑娘看心上人的目光去看他,他也未必懂你是什么意思。
没准他还以为你是在钻研神仙的气质和神韵呢。
算了,莫要在想了。
我也是个快成仙的人,还是被师傅知道还没撇开七情六欲一定罚的我一辈子呆在这个山涧里好好研究做神仙应该怎样了。

这天,我正打坐在山洞里满脑子都在想一些师傅认为有失风雅的东西,师傅就来了。
“诺,你已经在这里修行了200年了,想必都已经抹去棱角,心平气和了。我带你去天界可好?”
我眼睛一下就放光了……
【未完待续】



第2章 贰 初入天界
“诺,你已经在这里修行了200年了,想必都已经抹去棱角,心平气和了。我带你去天界可好?”
我眼睛一下就放光了……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破山了么?
我激动的想跳起来,可是若是被师傅看见了定要呵斥我,说我不成体统,指不定心情不好就不带我去天界了。
我只能把拳头攥的死死的,拼命克制住想跳起来欢呼的冲动。
师傅见我若无其事的坐在原地,满意的点了点头,以为我现在的情绪都是波澜不惊的了。
就这样,我随师傅腾云驾雾来到天界。
这腾云驾雾的功力,我才练了个八成,此时师傅驾着云在我老前面,我像他的一只尾巴,跌跌撞撞的跟在他后面。
边走边瞪大眼睛环顾四周的环境,这就是天界啊……
一根根白色的大理石柱子屹立在白雾之间,时不时的还会有小仙从白雾这头冒出来,又从那头消失。
终于,前面的师傅停下了,我急忙跟了过去,发现师傅停在一个白玉石砌成的围墙前,围墙上有个朱红色的大门,大门的上方挂了个牌匾,上面写着“南天门”。
哦,原来这就是南天门,进了这里,便真正来到了天界了吧。
一个耳朵巨大无比的的守卫站了出来,向师傅拱了拱手说:“朱丹紫帝殿下,这便是命格星君说的那个狐狸精了罢?”
呸!什么狐狸精,说话好听点!
我悄悄瞪了他一眼,他像感受到我的目光似的,想我望了过来。
“果真……绝色啊……”我听他这么说,不免得意起来,谁知他后面又补了一句:“就是稚气了点。”
我差点破口大骂,我才500年的道行,你指望我多老气啊!
师傅朝他挥了挥袖子,算是道别,便领着我朝里面走去。
我赶紧上前问到:“师傅,刚才那人是谁?”
师傅答“那是南天门的守卫之一,叫顺风耳。”
我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师傅连忙来扶住我,叮嘱我小心一点。
这、这也太扯了吧……刚才那个骂我是狐狸精的就是招风耳?!
我未成仙之前,就听妖界的几个朋友把天界描述的那叫一个邪乎,她们尤其爱说招风耳和千里眼,如今我是见到了真人,到有点束手无策了。
刚才好像听到那个招风耳把我师傅叫做“朱丹紫帝”妈妈呀,那不是和玉帝老儿当年一起平乱,被三界传的英勇无敌的朱丹紫帝么?!!!
没想到实际上却是这般儒雅。
师傅带我继续向前走,路过瑶池,发现里面结满了上千上万的仙桃,我一时愣在原地,仔细的看了起来。
等回过神来,发现……师傅被我跟丢了……
我一个人便急的像无头苍蝇般在瑶池团团转,左拐右拐七万八绕,我来到一个雾气弥漫的水池边。
这不来还好,一来我吓得魂都飞了。
这、这、这池子里躺着个……裸美男!!!!!
我纵使脸皮再厚,也知道偷窥别人洗澡是不对的,更何况这是天界,这里的人随便动动手指就能把我捏死,再者,如果师傅知道……我恐怕有要回那个破山里闭门思过了……
我吓得想赶快躲起来,可谁知……我一慌乱倒是把旁边备着的香精给踢翻了……
“谁?!”
裸美男眼睛一睁,呵斥道。
完了……完了……
我脸色惨白的坐在地上。
【未完待续】
avatar
漫德拉
Admin

帖子数 : 63
注册日期 : 11-06-17
年龄 : 20

查阅用户资料 http://yanhuoshinian.365d365.com

返回页首 向下

【白日梦城堡】《小萌狐成仙记①》作者:漫德拉

帖子  漫德拉 于 周六 十一月 05, 2011 8:40 am

第1章 壹 仙运亨通
我是一只白狐,单名一个佑字,是师傅给取的。
我师父是天界的大人物,具体是什么人,我也不清楚,他从不告诉我天界的事,只是定时来看我,检查我的功力修炼了几成。
师傅给我取名为佑,意思是保佑我以后不会祸害人间,祸害三界。
5年前蟠桃盛宴,有仙人偷偷溜出来玩耍,便遇见了我。
那仙人见我模样长的讨喜,就赏了颗仙桃给我吃。
仙桃乃王母娘娘精心浇灌之物,灵力自然是不可小视的。
于是,一颗仙桃下肚,我白白多了300年修为。
我从一只只会吱吱乱叫的小白狐变成了修炼了300年的狐狸精。
可我命理注定和神仙扯上关系,我成精不久,太上老君下凡来寻找珍奇药引,偏偏看中了我。
说我灵力极强,将来如果好好修炼,在三界之中一定大有所为。
可惜了,太上老君要拿我做药引。
我被太上老君带到天界,恰巧碰上行色匆匆的命格星君,命格星君当即拦住太上老君,说我的劫数还未到,我的阳寿还未尽,若是好好经人指点,将来定会在仙界大有作为。
其实是在三界大有作为,但是仙界的人害怕我这个狐狸精跑到人间和妖界来祸害三界,便当机立断的把我收入仙籍。
而师傅,则奉命教导我,让我成为在仙界大有作为的人。
从那以后,我便被领进一个不知是哪里,荒无人烟的山涧,再没出来过。

“佑,你心焦气傲,不会忍耐,这个毛病一定要改改。”师傅不止一次对我这么说。
想想也是,我当初初化为人形的时候,活灵活现了大半年,那大半年走路时下颚都抬得极高,视线也在别人额头之上。
师傅还教导我说,将来是成仙的,要学会耐住寂寞。
想我这么喜欢热闹的性格是万万不可的。
于是,我修行的山洞里贴满了大大小小写着“小不忍则乱大谋”的字条。
有师傅写的,有师傅督促我写的。
师傅说,我把名利和荣耀看的极重,别人夸我个几下,我变高兴上那么几个月,还有就是,我跟着师傅修行以来老问写他神仙有多么神气这种浮夸的问题。
师傅叹气,说我的性格实在不适合成仙,可是偏偏我的灵力和悟性极强,放着不管恐怕真的会变成祸害。
师傅说,这要慢慢来,慢慢的把我身上的锐气和菱角磨去。

于是,我在这荒无人烟的山涧中,一住就是200年。
我本无意成仙,毕竟当个小妖精比当个无情无欲的“木头”要逍遥自在的多。
可是,我留下的目的是……为了师傅。
我师父可不是个长须飘飘的老头子,他是个眉目清秀,气质超脱的美男子。
不要骂我色狐狸,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况且对着这么一张赏心悦目的帅脸,真是年年益寿。
我有常常盯着师傅的脸一看就是半天,师傅也没有反应,气定神闲的坐在我对面闭目养神,不免让人心生失望。
可想想也是,神仙都是无情无欲的“木头人”你就是用哪种姑娘看心上人的目光去看他,他也未必懂你是什么意思。
没准他还以为你是在钻研神仙的气质和神韵呢。
算了,莫要在想了。
我也是个快成仙的人,还是被师傅知道还没撇开七情六欲一定罚的我一辈子呆在这个山涧里好好研究做神仙应该怎样了。

这天,我正打坐在山洞里满脑子都在想一些师傅认为有失风雅的东西,师傅就来了。
“诺,你已经在这里修行了200年了,想必都已经抹去棱角,心平气和了。我带你去天界可好?”
我眼睛一下就放光了……
【未完待续】



第2章 贰 初入天界
“诺,你已经在这里修行了200年了,想必都已经抹去棱角,心平气和了。我带你去天界可好?”
我眼睛一下就放光了……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破山了么?
我激动的想跳起来,可是若是被师傅看见了定要呵斥我,说我不成体统,指不定心情不好就不带我去天界了。
我只能把拳头攥的死死的,拼命克制住想跳起来欢呼的冲动。
师傅见我若无其事的坐在原地,满意的点了点头,以为我现在的情绪都是波澜不惊的了。
就这样,我随师傅腾云驾雾来到天界。
这腾云驾雾的功力,我才练了个八成,此时师傅驾着云在我老前面,我像他的一只尾巴,跌跌撞撞的跟在他后面。
边走边瞪大眼睛环顾四周的环境,这就是天界啊……
一根根白色的大理石柱子屹立在白雾之间,时不时的还会有小仙从白雾这头冒出来,又从那头消失。
终于,前面的师傅停下了,我急忙跟了过去,发现师傅停在一个白玉石砌成的围墙前,围墙上有个朱红色的大门,大门的上方挂了个牌匾,上面写着“南天门”。
哦,原来这就是南天门,进了这里,便真正来到了天界了吧。
一个耳朵巨大无比的的守卫站了出来,向师傅拱了拱手说:“朱丹紫帝殿下,这便是命格星君说的那个狐狸精了罢?”
呸!什么狐狸精,说话好听点!
我悄悄瞪了他一眼,他像感受到我的目光似的,想我望了过来。
“果真……绝色啊……”我听他这么说,不免得意起来,谁知他后面又补了一句:“就是稚气了点。”
我差点破口大骂,我才500年的道行,你指望我多老气啊!
师傅朝他挥了挥袖子,算是道别,便领着我朝里面走去。
我赶紧上前问到:“师傅,刚才那人是谁?”
师傅答“那是南天门的守卫之一,叫顺风耳。”
我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师傅连忙来扶住我,叮嘱我小心一点。
这、这也太扯了吧……刚才那个骂我是狐狸精的就是招风耳?!
我未成仙之前,就听妖界的几个朋友把天界描述的那叫一个邪乎,她们尤其爱说招风耳和千里眼,如今我是见到了真人,到有点束手无策了。
刚才好像听到那个招风耳把我师傅叫做“朱丹紫帝”妈妈呀,那不是和玉帝老儿当年一起平乱,被三界传的英勇无敌的朱丹紫帝么?!!!
没想到实际上却是这般儒雅。
师傅带我继续向前走,路过瑶池,发现里面结满了上千上万的仙桃,我一时愣在原地,仔细的看了起来。
等回过神来,发现……师傅被我跟丢了……
我一个人便急的像无头苍蝇般在瑶池团团转,左拐右拐七万八绕,我来到一个雾气弥漫的水池边。
这不来还好,一来我吓得魂都飞了。
这、这、这池子里躺着个……裸美男!!!!!
我纵使脸皮再厚,也知道偷窥别人洗澡是不对的,更何况这是天界,这里的人随便动动手指就能把我捏死,再者,如果师傅知道……我恐怕有要回那个破山里闭门思过了……
我吓得想赶快躲起来,可谁知……我一慌乱倒是把旁边备着的香精给踢翻了……
“谁?!”
裸美男眼睛一睁,呵斥道。
完了……完了……
我脸色惨白的坐在地上。
【未完待续】
avatar
漫德拉
Admin

帖子数 : 63
注册日期 : 11-06-17
年龄 : 20

查阅用户资料 http://yanhuoshinian.365d365.com

返回页首 向下

《真心话·大冒险》⑤作者:洛水纤

帖子  洛水纤 于 周六 十一月 05, 2011 11:40 am

第五章 “平平淡淡”的一天
要说林家有什么特点是比较统一的,那就是上课不听课吧。可是林果果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不听课成绩就很烂,而哥哥们不听课,成绩就那么好。这件事让林果果纠结了很久,但林果果总算找到一条安慰自己的理由:也许,也许自己还没有爆发吧!等到自己爆发了,什么博士啊博士后啊都通通闪一边...LZ要当国家首领!
就这么一边想着想着啊,未来伟大的自封“国家首领”的林果果又开始傻笑了,还是当着老师的面,一条胳膊撑着脑袋,向上仰着,闭着眼睛,张着血盆大嘴,“唔呵呵呵...”老师彻底崩溃,拿着书,朝林果果叩去:“林果果,你给我站到门口去!今天一天!一天!中午去我办公室!不要吃饭了!”
于是乎,于是乎,林果果就又接着靠着墙壁笑了一上午,各种幻想,各种美好。
中午,某教师职工的办公室内,某老师青筋爆出,双手握成拳,面部表情狰狞的看着对面站着的一位学生。而那位学生显得和她很不一样,眼睛闭着,表情淡定,嘴角边还有不知明物体流下来,原来是睡着了。
原来她睡着了!居然敢在老师面前睡着了,不得不惊叹着女子的胆量,居然敢在这个年级里称作“变态巫婆”训话下睡着?!
“林果果!给我抄十遍班规!下午放学前给我!字体工整!”老师几乎是咆哮着说完这话的。说完立刻下了“逐客令”,显然是想冷静一下自己的情绪。
林果果被释放出来了,边走边用手掏掏耳朵,真是够吓人,这么大声音,怎么不去操场上练嗓子,唱国歌啊,对着我瞎吼有什么用么!
走着走着,林果果突然领悟了中华名族汉字文化的真谛,什么叫做冤家路窄,看看这处境就知道了。面前的齐少杰正一脸笑意的走过来,林果果刚从办公室出来,这办公室的路可不是两边通,只有一条死路,传说中的死胡同...林果果突然间怒了...想指着老天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什么时候让我碰到他不好,非要让我在一个人的时候碰到他,这不胜负已定么!林果果生怕他对他做出什么报复性行为,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却惹来他的嘲笑:“怎么,以为我会在这儿欺负你?哼,都不带脑子来的么,这里是办公室,周围有很多摄像头,我可不想我的名声就这么被你毁了,要报仇么,当然要找个没有人的地方,荒芜的地方,你说毁尸灭迹怎样?唉,可怜呦,这么年纪轻轻啊,就这么死了,谁让你惹到了我呢?恩?现在示好,我有可能饶了你哦!~”齐少杰分明注意到了她颤抖的身体,又接着朝她靠近,最后那个“恩~”可是对着她的耳朵发出的,一股男性的气息朝林果果扑来。
林果果就算再怎么废柴,从小也没有这么敢威胁她的。虽说林果果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的就是死,其实就是一个胆小鬼,而齐少杰却抓住了这个机会,所以林果果不免还是怕了。
齐少杰一边暗暗得意,一边朝着楼道的一个角落看了看,恩,角度不错,刚好。林果果,今天只是开始哦~明天,你猜猜会有什么好消息会贴在校内榜呢?林果果很呆,没有注意到齐少杰的表情,只是脸色稍微有点红,估计是被吓到了,齐少杰离她这么近,林果果从小还没和男生这么近距离接触呢!偏偏齐少杰就占了个先。
等林果果回神了,立马把齐少杰推开,结巴道:“你,你离我远点啊,我告诉你,我,我是练过的,你以后。别惹到我!”齐少杰只是笑笑,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笑不出来:“我记得很清楚,我告诉过你,我练过跆拳道,全国级的,就你那三脚猫功夫,就算十个你,我照样打得你哭着叫我爷!”林果果华丽丽的被藐视了,自己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好吧,理亏。“哼,你敢动我,我还有我哥,我哥会帮我的。”“啐,没长大的孩子,你当你哥是万能啊,随叫随到。”齐少杰白眼她。
林果果觉得和他说话总是输,于是就“哼”了一声表示不屑,便大爷般的走了。
回到教室,快上课了,同学们陆陆续续的走进教室,只见林果果迅速地拿出纸和笔,正在抄班规,因为班规已经抄了很多遍。所以林果果现在也会背下来了。埋头苦写,不知情的以为她抽了,居然会认真地写东西,知情人士只会瞟一眼她,然后各干各的,哪怕是她的室友也是如此。为什么她们不帮她呢?因为她现在只能抄东西了,要是真的连抄东西都让人帮,这人活着就没意义了。
下午的课林果果也没有听,老师看她没有捣乱,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林果果的效率还是很不错的,最起码在下课之前就已经把班规抄完了,交到老师手里,老师瞧了又瞧,算是放她过关。过关的林果果一路飞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把路上的障碍一个个扫除,为自己那“丰满”的身躯铺了一条路。总算是到了啊!林果果叹息。
走进体育馆,林果果震惊了,被这人山人海的景面吓到了,无数无数的女生啊,无数无数的彩旗啊,无数无数的横幅啊,不知道的以为哪个明星来这里巡回演出了呢。林果果走到前几排找到VIP的座位,就看到自己的室友已经在那里等着了,除了寒若姐,应该是和哪个教授去讨论什么古怪又难缠的数字符号去了吧。见林果果来了,立马招手,示意她过来,林果果走进一看,见美雪和筱晓手里抱着各种吃的,林果果很想说你们到底是来干嘛的,林果果网场上望了望,居然看到了齐少杰,气不打一处来。
篮球赛开始了,我们的对手是南湘大学,个个高大威猛,不过,林果果非常相信自己哥哥的能力!一定会赢的!整场结束,我们赢了,不过最后齐少杰投了个三分球,激起了女生的一阵尖叫。林果果很不满,她们为什么不为我哥哥尖叫,为一个“小人”欢呼!对于此,林果果很不满,她一直认为自己的哥哥是最厉害的,齐少杰这个新人居然把哥哥们压了下去,内心对他的讨厌程度又加深了,最气的是他最后离开篮球场的时候对着她飞吻一个,并且用唇语做动作,林果果知道,他在说:明天有好戏看。
林果果和舍友会宿舍的时候,一直心事重重,一直在想,明天,到底会有什么好戏值得让他笑成那样,自己的丑事么?哎呀呀,不想了!想了真伤脑筋,还想死了我的几个为数不多的脑细胞呢!而一边的美雪和筱晓却是偷着乐,以为她是被齐少杰场上的英姿吸引了,又被齐少杰最后的飞吻吓到害羞了。她们绝对不会知道,林果果心里想的是什么,要不然会当场晕倒的。
【未完待续】
avatar
洛水纤

帖子数 : 18
注册日期 : 11-06-19
年龄 : 20
地点 : 喜马拉雅山顶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夕阳侧影】《爱恋为你不曾停歇》一、作者:丽奈

帖子  丽奈 于 周一 十一月 07, 2011 4:38 pm

“啊……嘁!”
阳光很充足,满满地洒在整洁的房间里。床上,一个娇小的女生,银色柔软的短发,修剪得十分整齐。微睁的眼睛应该是还没睡醒,瞳孔里反射的灰色带给这个温暖的早晨小小的违和感。
“啊……睡饱了呦~~”
这时床上又坐起了一个女生,金色微卷的长发凌乱的散在白色的被褥上,衬出奇异的美。雪白的肌肤因为睡得很好而有些微微的粉色。精巧又可爱。
金瞳与灰瞳相撞。
静……
总觉得是个美好的早晨。。= W =

一、沢奈校园跟踪事件
盯……
干嘛……?盯盯着我看……
眼前这个银色短头发的女生正是强行进入我家的安藤黑佳此时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什么的。。
她爬到我身上,用呢种一腿放在我两腿之间的体位接近,我颤抖着望着她,灰色的瞳孔里那个少女摆出八字眉,紧抿住双唇的样子很像被欺负的……小兔子。
安藤黑佳用右手按住我的肩膀把我压在了身下,只看见放大到无数倍的脸在眼前,然后我的双唇被湿软的东西覆住。
“唔……?!!!!”唇上的触感让我每天早晨脑细胞苏醒的时间瞬间加速到完毕状态。“黑佳你个大禽兽!你干嘛啊!”
“喜欢。”面瘫帝机械的吐出一个词瞬间插入我小小的心脏。
“啊喂!不要面瘫的干这种事情啦!!”
盯……
“咕……走吧黑佳该起床了,今天开学典礼。”真是弱爆了!为什么我每天早晨非要面对一个面瘫的猥琐大叔的性骚扰呢?!
“嗯?朋美你有在想什么么?”一记冷眼!掉血!
“没……没有的!”
=+=+=+=+=+=+=+=+=+=+=+=+=+=+=+=+爱恋为你不曾停歇=+=+=+=+=+=+=+=+=+=+=+=+=+=+=+
咚————
“早上好,永井同学,安藤同学。”
“早上好,川上副会。”一路沉默走到学校来,今天是开学典礼,面前这个双颊微红,短裙下面一个黑丝,乳沟也是毫无遮拦的露出来,跑过来当然是“波涛胸涌”的。

好奇怪的感觉,总感觉身后哪个位置有一双冰冷的双眸一直注视着。呼,真是笨蛋,怎么会呢,估计是黑佳这家伙折腾得我都不正常了。
“诱受副会长。”站在旁边冷眼的黑佳突然开口。
川上千夏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委屈,身子一软像是要摔到一样,我立马扶住了她,她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口中说着:“抱歉给前辈添麻烦了。”真的是身子很差啊。
“真是麻烦,朋美走吧。”见千夏站稳黑佳拉着我就走了。
“喂喂,这样很没礼貌的。”黑佳银色的短发发散的光芒我总有种盛气凌人的感觉。“黑佳你这样交不到朋友的嗷。”
“我不需要。”心里一痛,黑佳平时就只是和我在一起。
来到分班表前,第一名:永井朋美 第二名:川上千夏 第三名:安藤黑佳 第四名:小泽秋子 第五名:杉田本 第六名:小池治也 第七名:渡边合京 第八名 ……
“哼,今年一样一个班。”黑佳有些得意的看看我,我干笑。
“呦!我们的百合组合,真是万年都不分开。什么什么?今天还是一起来学校的么,难道你们已经步入同居阶段了么?哦天,这是何等的美丽,樱花飘散在海蓝色的被褥上,房间里弥漫着爱的香味,潮红的……”
“停——!!!”作为会长,不能容忍一名女学生在校园内大言不惭的YY着这样X乱的东西。何况内容和我有关。
“啊……想必我们的永井会长一定是在下面,一定。”于是小泽同学戳到我的痛楚了,我清晰感觉到黑佳戏谑般的眼神。
“典礼快开始了,大家都回班准备吧。”走到小泽秋子面前,闭眼一个侧踢飞到她的脸上。
背后小泽秋子的的哀号,心里突然又有前面那阵恶寒,一双冰冷的瞳孔。
我没有注意到在我旁边一脸深意看着我的黑佳。
典礼结束,那股寒气还是没有散去,总觉得很不舒服。
奇怪,怎么没见黑佳?
+=+=+=+=+=+=+=+=+=+=+=+=+=+=+=爱恋为你不曾停歇=+=+=+=+=+=+=+=+=+=+=+=+=+=+=+=
朋美……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能回到从前呢,到底是因为什么。
走着,突然一只手捂住我的嘴,力道很强。我的心脏强烈的跳动着,转眼已经被拉进了一个死角。
不安的感觉的涌了上来。
待可以有机会看清眼前的人,抬起脚猛的踩下去,拿我的鞋跟捻他的脚趾头时,就瞬间不想说话了。
“赤木医生……”我死盯着他。眼前这个身高一米八几的男人,敬业的穿着白大褂,脖子上面挂着一个听诊器,虽然是快奔40的男人脸却依然还和20岁的阳光少年一样,只是……他有点怪癖,他喜欢收藏名贵的香水和口红。赤木医生是我从小到大的主治医生,也是朋友。人还是相当不错,就是有一点……缺点。
“嗷嗷嗷嗷嗷……疼死算了!!小安藤,几日不见你又变凶了。”赤木医生夸张的抱着脚原地乱跳。
“魂淡人妖有什么快说。”从来都是这么聒噪,耳朵开始痛了。
“小安藤怎么能叫哀家是魂淡呢~小魂淡安藤~”没错,缺点,原本充满磁性的成熟男声却非要捏声捏气的说话。
深吸一口,抬起脚欲往下踩。
“停停停,小安藤真是急躁。”看我又要抬脚,连忙竖起食指阻拦我。
我瞪他。
“小朋美她最近身体状况还算好吧,自从上次车祸,记忆全部没有了呢。”他清了清嗓子,稍微正常了一些。
“……嗯,还算好。”我皱眉。
“那么小安藤有向小朋美解释关于小朋美父母的事情么。”赤木医生走出阴影,背对着夕阳。
“没有。只是含糊的跳过这些话题。”我被埋在赤木医生高大的身子投下来的阴影里。
“那可不行,找时间按事实说吧,小朋美父母的事情如果也一起隐瞒到时候小朋美只会更难接受。”赤木医生认真的眼神让我有些窒息。
“不过小安藤真是专情咩~小朋美失忆前在一个偏僻的废弃工厂找到的,这样怎么看都是仇家报复。之后就小安藤索性骗小朋美自己因为父母在国外没地方住搬去她家。对于小朋美的前期记忆居然说你们是恋人,因为医生误诊误注所以导致记忆丧失捏。其实你们从小就在一起,小安藤你一直暗恋小朋美~这次正好有下手的机会了~小安藤我相信你呦~”又变回人妖的声音讲述着我一直在意的事情显得格外刺耳。没错,关于朋美三个星期前被绑架的事情。
“我回去了。”淡淡的丢下一句。这些都是重新见到朋美之后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
“哎哎,小安藤~”又响起了令人抓狂的声音。
“哼?”我烦躁的回头看他。
只见赤木医生低下头,低沉的声音从脸上的阴影里发出“仇家一定还会再去报仇的。”
我皱眉。
用力踩了一脚人妖医生的脚,甩甩头发转身就走。
身后一阵阵赤木的哀号。

我当然知道……
低着头,看着双脚相继一前一后变化踩着洒在人行道上的夕阳。
小时候家里和朋美家是世交,所以我们很小就认识了。我的性格不适合交朋友,总之就是不适合。朋美天天都来找我。和朋美在一起基本上都是朋美在说话,我真的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大家室里女生话可以这么多,滔滔不绝。而且,没有大脑。只有这种时候我才愿意开口,损她。对于我的恶言她都只是红着脸,又大大咧咧的笑。我一直被家规管束得没有一点像同龄孩子的脾气了。只是机械的重复每天繁琐的待人仪式和课程。说实话每天还是会期待休息的时候,因为多了一个和我同龄的人,虽然没脑子却天天努力出丑想要我开心。也许喜欢被人在意。记得又一次朋美说她喜欢玫瑰,因为总觉得很浪漫。我又毒舌的说有什么浪漫的,朋美你太傻了,不会有男生送你花的。朋美也不在意,睁大眼睛跑到我面前,激动的问我喜欢什么花,我一愣,好像没有。她见我这样就说:“诶~黑没有喜欢的么?”我孩子气的反驳:“才不是,我也有喜欢的花,红莲你知道么,一种开花的睡莲科植物。在印度自古被视为高贵之花。”为什么会说是红莲,大概是因为花语为绝望吧,不怎么讨厌。
第二天听说朋美不见了,正在上思想课的我,笔掉在地上都一点没有察觉。后来听说朋美昏倒在她家花园的后山了。我去看她的时候,她的脸上多了些划痕,隐约还有血的痕迹。
坐在她床边,看她有些松动的眼睛,我低沉的说:“你是笨蛋么,不知道自己没脑子么,还敢自己跑去爬山。”
她想坐起来,好像有迁到哪里吃痛的挤了一下眼睛,我准备去扶的时候她已经咬着唇坐了起来。
她又傻傻的笑,“因为后山上的花有很多,不知道有没有红莲,就去看看,结果不小心摔倒之后就不记得了。”她说到这缩了缩脖子,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
我越听越莫名其妙就吼:“有病是吧,想要什么不会问大人要么。脑子不正常采什么烂花啊!”傻头傻脑的去采花弄成这个样子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生气,心脏像被什么压住了一样难受,就不小心发了火。
朋美听过,眉头颤抖了几下,眼眶红了起来,然后又马上闭紧了眼睛傻笑着说:“唔……就是想去后山看看而已啦。”
看见刚才朋美像是要哭一样,我的心更加烦躁了。索性站起身扭头就走。
当手放在门把上时,突然一怔,“红莲……”
回过头看见朋美头埋在被子里抱成虾球,有点单薄的背配合她小声的抽咽微微颤抖。
朋美为我漫不经心随口的话才昏倒在后山受了伤,只是因为我随口一句喜欢……
我走到朋美床边,朋美一怔,抬起头眼睛红红的看着我,不知所措的说:“伤口……有……点痛。”
我伸手抱住朋美的头怀在怀里,“都说了要找去问大人要就好了。”
怀里的人半天才说:“黑说喜欢……就想自己去看看,本来想给黑惊喜的。”
陌生的感觉,不知道是什么暖暖的包住了我。此刻只是想这样抱住,不想放手。
“其……其实,黑喜欢红莲我一点都不意外,只是花语还有一个。”
“嗯?什么。”
朋美缩缩脖子,搂住我的腰,仰着头闭着眼睛说:“不惜一切。”
之后,我觉得自己变了,会留意朋美喜欢的东西,更加享受每天很少的课余时间。但好像又什么都没变,朋美依旧天天没脑子一样,我依旧天天这样那样损她。
但和朋美的幸福生活只停留在10岁那年。那年,听说是也是什么大公司的董事长和永井森川商量联合公司项目的事情,但是协商的过程不怎么顺利。对方好像以前就认识永井森川,虽然是企业公司的董事长,但私下好像还有不干净的交易。这次协商对方一开始就不是单纯想要合作,提出很多无理要求并表明如果永井公司不同意将收回投资项,说自己下面的活出事了,公司最近也是周转不开才迫不得已这样,最后拿朋美威胁永井。永井森川一怒之下用烟灰缸砸在那个董事长的头上。
但这件事并没有在做出相应赔偿后得到平息。对方把矛头对准了朋美。后来永井森川带着妻子(因为也是董事)约对方再次进行协商,看事情怎么解决。但那次去过就再没回来过。听爸爸说,谈判过程很不愉快,谈判决裂后永井与对方扭打起来,最后那个董事长似乎是后脑勺碰到桌角了导致死亡。场面混乱,对方的家人带着保镖把朋美的妈妈也置于死地。
朋美当年就只有10岁,我去找她的时候,她睁着大眼睛却毫无生气的看着我,“爸……爸爸妈妈……都死了。”
接着是警方的调查,判决,丧礼,她都没再对我笑过。
她被判成年之前都寄宿在我家,我会天天买她喜欢的玫瑰。渐渐的,朋美恢复了些。关于对方,似乎把朋美当做复仇对象,就像抱着不铲除干净决不算报仇的心态,朋美就这样过着无时无刻都有被杀害的危险的日子,暗处有仇家,也有保护朋美的人。表面的平静,就这样平静的过着。
记忆飞速的划过,停止在一个月前。朋美失踪了,无论怎么样都没有找到,几乎发动安藤家的保安系统人力去找了。最后却接到赤木医生的电话,说是某乡下的人说有个小女生昏在废弃工厂里了。这才又把安藤接回来,我想了满脑袋的悔过词,准备她醒的时候说,待到她醒的时候,我刚张开最发出第一个音时,却被朋美的一句话打断在嘴边,“你,是谁。”
打电话给赤木医生,他说他也不清楚,估计脑袋受过重击或者经历了相当不好的事情她自己在回避。我问他难道朋美有可能是装出来的?赤木医生却说朋美自己没有办法控制,是因为精神上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导致失忆。赤木医生并告诉我,这个时候把朋美送回她自己家吧,你和她一起,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暂时在她家呆上一段时间。总比安藤家安全,保护人员照常进行就好。
朋美她什么都不知道了,还是天真无害的样子,像她以前一样。
走着走着,抬头看已经回到朋美家了。
回到家,看见朋美坐在玄关,一见我回来,猛的抬起头看着我,满脸焦急的问:“黑佳你跑到哪里去了?今天老是有不好的预感,还以为你会出事呢。”
朋美……
手按在她的肩上,闭眼去触碰冰凉的柔软。
“唔……!哈……黑佳你又在干嘛!”朋美红着脸用手捂住嘴模糊的责备着。
“喜欢。”只是这样天真的孩子为什么这么多不幸。
“哈?”
“我饿了。”朋美……把不幸全部给我吧。 ……朋美。
“哈?这里是我家吧!”
“你的就是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朵红的欲滴下血的红莲,心口抽着痛。不惜一切么。
“哈?!!”
“很喜欢。”朋美……
“这分裂怪蜀黍是谁啊是谁啊!!”
“哼?朋美说了什么?”【按倒!】因为我喜欢,你不惜一切去找……你说因为是我喜欢,因为我是唯一。
“唔……!!!!!什么都没有没有!!啊黑佳你住手啦!”
“不要。”那么,因为是朋美,我不惜一切,不会放手。
“啊啊……”
“喜欢。”不惜一切,我爱你。
“救我……”
【未完待续】

avatar
丽奈

帖子数 : 7
注册日期 : 11-07-0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