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拾年·回归号》开学整装待发,烟火拾年回来啦!!!!!!!!!!

向下

《烟火拾年·回归号》开学整装待发,烟火拾年回来啦!!!!!!!!!!

帖子  漫德拉 于 周五 九月 30, 2011 3:58 pm



由漫德拉于周四 十月 06, 2011 9:31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3次
avatar
漫德拉
Admin

帖子数 : 63
注册日期 : 11-06-17
年龄 : 20

查阅用户资料 http://yanhuoshinian.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卷首

帖子  漫德拉 于 周五 九月 30, 2011 4:03 pm

因为开学的缘故,《烟火拾年》从8月下半月就开始停刊。一直到现在……
现在大家都应该适应了新学期的生活,不知道有没有想《烟火拾年》
而现在,我要说的是……
《烟火拾年》回来啦~!!!!!!!!!!!
写手们被鞭策催稿的日子回来啦~!
编辑们忙的人仰马翻的日子回来啦~!
让我们继续努力,创造出一个更美好的《烟火拾年》
在这里写下你的梦想……
主编 漫德拉
2011.9.30于家中


由漫德拉于周六 十月 01, 2011 4:35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3次
avatar
漫德拉
Admin

帖子数 : 63
注册日期 : 11-06-17
年龄 : 20

查阅用户资料 http://yanhuoshinian.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N之领域】《最终的爱丽丝(蔷薇少女同人)》作者:漫德拉

帖子  漫德拉 于 周五 九月 30, 2011 4:07 pm

最终的爱丽丝——《蔷薇少女》同人文。
【一】
又是一个世纪,又是一个轮回。
蔷薇少女始终都在进行着爱丽丝游戏。
不断地换媒介,不断地战斗,不断地有人出局。
终于,就算是毫无灵魂的人偶,经过这几个世纪的相处,也不舍得对自己的姐妹下手了……
终是不忍心再自相残杀了么?
【二】
火红的蔷薇、素白的蔷薇、冰绿的蔷薇、暗黑的蔷薇……开满了蔷薇园的每个角落。
雕着蔷薇花的花架上也铺满了蔷薇;
花瓣随着风的吹动飘满了天空,洒落了满地。
可是,有人偶却打破了这祥和的平静。
“真红,我惊天一定要拿走你的蔷薇圣母。这样你我之间才能做个了结。”水银灯幻化出羽刃。
“真巧,水银灯,我也想拿到你的蔷薇圣母呢,连带雪华绮晶和金丝雀的一起。”真红见势也拿出了自己的拐杖。
一时间,整个蔷薇园就只听见“乒乒嘣嘣“的打斗声。
“可怜的人偶……做着没有意义的战斗……”属于少女空灵的,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在蔷薇园的上空响起。
“谁?”
“谁?”真红和水银灯同时停下来,警惕的问。
“爱丽丝。”
“谁?”水银灯以为自己听错了。
“爱丽丝。”少女空灵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紧接着蔷薇园的上空浮现出一团闪烁着的光芒。
“那是什么?”突如其来的亮光让真红不适应的眯了眯眼睛。
话音刚落,那团光逐渐消失,取代而之的是一个浅金色头发,暗红色瞳孔,穿着银白色小洋装的少女人偶。
“爱丽丝。这座蔷薇园的主人。”少女从手里变出一只白蔷薇轻轻嗅着说。
“你是第八人偶?”水银灯警惕的问。
“我不是第八人偶,这样数字的排列只不过是失败品的代号罢了。我是父亲大人成功的人偶,我是爱丽丝。”少女似乎不满意水银灯的说法,轻轻皱着眉说。
“自欺欺人的家伙。想成为爱丽丝就靠战斗来得到吧!”水银灯被‘失败品’这个词惹恼了。
“战斗?这就是你们这些失败品想成为爱丽丝的方法?真是愚蠢。”少女轻蔑的挑起唇角。
“别再做那些毫无意义的蠢事了,不会成为爱丽丝的。爱丽斯已经被父亲大人创造出来了,就是我。”少女最后的声影随着光芒一起消失了。
【三】
“什么?”翠星石坐在沙发上大叫“真红,你没搞错的说?你今天真的见到爱丽丝了?”
“嗯。”真红放下红茶杯,严肃起来。
“没可能啊,真红。我们的蔷薇圣母还在,怎么会出现爱丽丝呢?”苍星石摸着下巴思考。
“爱丽丝,是父亲大人创造出来的爱丽丝。”真红的表情变得凝重。
“欸?那我们怎么办?”雏莓瞪大了眼睛问。
“这样,我们是不是就可以不用自相残杀的说?”翠星石突然开口问。
“可是,如果我们不变成爱丽丝的话,那么我们诞生的意义不就消失了么?”苍星石一脸茫然的问。
【四】
“我就不信你是爱丽丝!”水银灯站在蔷薇园中对着空无一物的天空喊道。
不出所料的,天空中果然浮现出一团亮光。
“愚蠢的失败品,非要我动手你才肯罢休么?”少女又出现了,站在花架上皱眉看着水银灯。
“你这家伙也是人偶吧!什么爱丽丝,你是最完美的么?”水银灯说着一剑刺向少女。
“不自量力的家伙。”少女一拂手,水银灯已经被突如其来的气流弹飞。
刚刚赶来的真红、雏莓、翠星石、苍星石看到了这一幕。
“水银灯!”真红惊叫。
“这是一群固执的人偶。”少女不耐烦的看着她们说道。
“可恶!”被弹飞的水银灯气愤地说道。
“啊啦,水银灯,你难道不奇怪为什么拥有三个蔷薇圣母的你会被我一抬手就弹飞么?”少女降落在地上,半蹲着与地上的水银灯平视。
“因为我是真正的爱丽丝啊,完美的爱丽丝是没有蔷薇圣母的,我有的是——灵魂。”
少女用手托住水银灯的下巴,轻轻的说。
“怎么可能?”水银灯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那我们怎么办?”站在不远处的翠星石大叫。
“找个媒介,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少女折下一枝绿蔷薇递给她。
“我们想见父亲大人。”苍星石站出来说。
“见不到的,因为——他已经死了……”少女背对着苍星石缓缓的说。
“怎么会……?”真红难以置信的喃喃。
“所以,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吧!”少女消失在了蔷薇园。
【五】
真红、水银灯、雏莓、翠星石、苍星石。
对不起,我骗了你们。
我不是什么爱丽丝。
我只是父亲大人在生命的最后不想看到你们再继续自相残杀下去制造出来的人偶。
我没有蔷薇圣母,只有灵魂。
而我的灵魂……是父亲大人的。
所以,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吧!
银白色洋装的少女消失在周围开满蔷薇的小路尽头。
END
avatar
漫德拉
Admin

帖子数 : 63
注册日期 : 11-06-17
年龄 : 20

查阅用户资料 http://yanhuoshinian.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同人社】《CHAPTER Three(黑执事同人)③》作者:manjusaka

帖子  manjusaka 于 周六 十月 01, 2011 1:31 am

过去·黑暗
“我不记得我的过去……”谢莉尔嘴中喃喃,墨色的眼瞳流转不定,像是始终找不到找落点般的无辜。
内心却翻涌起了呕吐的欲望,她淡淡皱眉,不语,回房。
“我的过去?”她偏着头,眼瞳有些空洞,仿佛灵魂一直在身体的左右徘徊,却从未真正附体一样。
她神情有些迷惘地吐了吐舌头,金色五星印记带着些许妖冶,勾舌的动作和她口中的“哥哥”如出一辙……
我的过去?
我的过去……


黑暗!是无尽的黑暗!除了黑暗,似乎没有其他。
黑暗像外壳一样,剥去外壳,里面深藏的东西一览无余。
自己的父亲,一个道貌岸然的伯爵,如此高位,生活细节却是如此的肮脏不堪。
她自己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从记事开始,自己就成了这个伯爵的女儿,异乎寻常地没有随了父亲让人看了有作呕的欲望的外貌,而是拥有了天使般美好的脸庞,也理所当然的应该继承伯爵无尽的财产。
可是她记得自己本来不是这样,现在的自己仿佛是魂魄被谁吃了一样……自己的情绪是开心还是痛苦都无关紧要,像不属于自己的一样……记得以前,不是这样。
以前她是高高在上的贵族小姐,纵然父亲从不关心她,也一样的高傲、不桀,任性而自私,这些都不足为道。
“贵族,不是理所当然就应该这样么?仆人就是我的东西,我想如何就如何,天生的贫贱又不是我的决定,要问就问你们贫贱的父母吧!”
她依稀记得,这些毫不留情的话出自她的口中。
“呀……!这些都是我说的吗?”她的嘴角上扬,邪恶的弧度,似在为她的过去感到骄傲。


她见过那个少年,那个后来自称是亚洛斯?托兰西的少年,她只是觉得,不过一个低贱的娈童而已……如何和自己的高贵相比?!
但是那个夜里,明明是那个少年笑着告诉自己,他,才是托兰西伯爵的儿子,要继承伯爵的席位和一切财富和荣耀,而自己将会一无所有……
她的心像是猛烈地收缩,痛苦像解不开的绳索一般紧紧纠缠着她的心脏,片刻过后,她卸下了脸上的痛苦和惊异,深知自己无法对抗,就不如屈服。她笑得楚楚动人又高不可及,淡淡而又娇柔地开口:“那你,就是我的哥哥了?”
“是呢……呵呵”少年同样回以动人的微笑。
走近,用纤细洁白的食指托起了少女的下巴,漂亮地毫无瑕疵的墨瞳映入眼帘,少年轻轻笑了:“杀了你,我可舍不得呢……不如你就不要死了,可是你在我怎么坐稳伯爵呢?”
松开手,少年走远了,“克洛德,你来解决吧……”
“Yes,your highness.”
“小姐,冒犯了。”一句完毕,便沉入了无止境的黑暗。
于是,她不再现世,生命没有任何可能,只有定时送来的饭菜点心。
黑暗,不是环境,是心灵。


扭曲的心灵只会更加扭曲,残忍会变得理所当然,世上从来没有弱者,只有为了变强不惜一切代价的现实主义。
或许没有看透这个世界,但她学会了如何在黑暗中输死一搏苦苦挣扎,以免自己再次吃亏。


想到了这些,她感到了满意。
面无表情地把手上的蓝色风铃草揉捏粉碎。
“夏尔·凡多姆海威,哥哥没有办法得到你,但是我可以。”她笑了,“我的第一顿美餐,好丰厚啊……”
墨色的眼瞳,仿佛弥漫着风雪,不知望向了何方……
【未完待续】


由manjusaka于周一 十月 03, 2011 1:39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2次
avatar
manjusaka

帖子数 : 7
注册日期 : 11-07-19
年龄 : 21
地点 : 江苏无锡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夕阳侧影】《归梦①》作者:雯洛 开篇重磅连载!!!!!!!

帖子  漫德拉 于 周六 十月 01, 2011 4:22 pm

【午夜与黎明的末日邂逅。】







黎明前夕。阳城的一切都还沉睡在静谧的黑暗里。

一把摇碎了的月光穿过盛夏茂密的树冠,撒在屋内光洁的地板上,折射出柔和的光。

偌大的房间里,少年安静的沉睡。月光抚过他的脸庞留下淡淡哀伤。

轻轻闭上的眼睫若黑色的羽翼般覆在纯净的脸上,微微下抿的嘴角渗出低吟浅唱。



一朵纯白和一朵鲜红的彼岸花在他手中紧握。



白蔷薇在院落里开得皎白如月光。









临界日出与暗夜的浅滩。

天际线与海平线不分你我的交融。几缕深邃的玫瑰色晕染着深蓝色的东方,一轮单薄而剔透的残月憔悴的挂在西边。几颗恋恋不舍不肯离去的明星也在渐渐淡出的天幕上隐了光芒。海风将青白色的曙光抚出透明的质感,围绕着这座安静的小镇蔓延。

澄澈的第一缕阳光带着新鲜的味道穿透单薄却坚硬的玻璃落在落地窗前少女黑褐色的瞳孔里,迅速隐没的没有余温。雕花茶几上玲珑的花瓶里几朵娇红的曼珠沙华开得如火如荼。

“天亮了呢。”

女子眯起双眸,望向那一片若罗纱般展开的橘红色海岸。

“是么?”

深沉而迷人的声音丝绸般的从少女身旁漫出。一双红褐色的瞳孔显现在明亮的落地窗前。

“嗯?怎么?.。” 少女勾起嘴角,带了一丝笑意。

红褐色的眸子里平静如湖,映出窗外的一轮红日,丝丝黛粉色相称。

“看。”他随手拈起一朵曼珠沙华,玩弄于指间,又插在少女乌黑的发髻。“日月同空,午夜与黎明的邂逅呢。”

少女的目光转向那轮残月,摘下发髻的那朵娇花,薄唇轻动,“是啊,末日的邂逅呢。”她的唇向下微抿了抿,“看来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是不能幸免。”

窗外的娇阳红的如似血的曼珠沙华一般。

红褐色的眸子看向身旁的少女,欲言又止。

“可是现在,我更喜欢黑色曼陀罗了呢。呵呵呵。”



黑色曼陀罗花语:天使的号角。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 无间的爱和复仇。

Chapter 01.

多深沉的爱才能让血液无悔的沉淀,

多堂皇的谎言才能使浓雾遮蔽双眼



【日】如同夜雾的白色蔷薇



大雾。

八月盛夏少有的雾,竟在北方的小城里露了面。

混沌而粘稠的乳白色,悬浮在阳城原本燥热的空气里。葱绿色的草坪上开满的白蔷薇在这雾色里忽隐忽现,似乎要与这雾相溶成一体般的皎白。来参加这场婚礼的诸多宾客的身影也在大雾中失了鲜明的轮廓。

飘渺的雾色为这场盛大的婚礼营造出一种出奇浪漫的朦胧美,感觉亦真亦幻。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伴郎)白葭苍清亮圆润的声音在穿过薄湿的雾之后显得有些轻腻。两套漆黑的西装在纯白的雾里格外显眼,两张相似的端庄面孔显现在浓雾里面。其中一个双唇一张一合,似乎是那声音的源头。

夏凝蓝晃了晃手中琥珀色剔透的香槟,皱了皱眉,以为自己醉了。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伴着(伴娘)李陌熙活泼娇媚的声音,(新娘)夏落娅静美的身姿从白雾中走出,一身乳白的束身长裙将她温文尔雅的高贵气质衬托的淋漓尽致。李陌熙佯装的端庄在(新娘)夏落娅本身特有的贤淑端庄下显的拙劣而滑稽,她低头摆弄了下纱裙,偷偷对对面的白葭苍吐了下舌头。

原本端庄严肃的白葭苍看了对面李陌熙尴尬又羞涩的样子,也忍不住面露笑意,和一旁一脸严肃的白未晞比起来,阳光亲切多了。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新娘和新郎一起颂着,柔和的女声和低沉的男声如水乳交融般和谐的动听。与此同时,二人在草地上白蔷薇盛开的最繁茂的地方相遇,相视而笑。

宾客们忍不住放下手中的香槟、点心,轻轻为他们鼓掌祝愿。同时也由衷的赞赏这特殊而浪漫的婚礼安排。

夏凝蓝的眉头皱的更紧,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黯淡无光。一张英俊面容上的五官简直要拧在一起了。抬起手,仰头喝下杯中的香槟,又转身向盘中拿起第二杯。

“哥。别这样。”

熟悉的双手拦下刚刚抬起的酒杯。“明天还有日程呢。”程夏潇浅笑着端过那杯香槟,放在一旁的桌上,又递给夏凝蓝一块缀着鲜红樱桃的提拉米苏。

夏凝蓝有些不甘似地接过盘子,一口吞掉了盘中精致的点心。琥珀色的瞳孔看向一旁的程夏潇,示意她:还给我。

程夏潇微笑着从身旁又拿了一块不同的点心,优雅递给夏凝蓝,在他身畔耳语到:“哥,明天还要去复查。别这样。落娅姐会担心的。”一丝心疼闪过眉宇。

他缓缓接过盘子,却迟迟没有开动。一双澄澈的琥珀色眸子笼上一层阴霾。



耳畔传来白未晞模糊低沉的声音,“是的,我愿意。”

白色蔷薇的深处,面容姣好的夏落娅粉唇轻动:“是的,我愿意。”

一枚闪光的戒指套在她纤细的无名指上。



琥珀色的深处一片死灰。
【未完待续】
avatar
漫德拉
Admin

帖子数 : 63
注册日期 : 11-06-17
年龄 : 20

查阅用户资料 http://yanhuoshinian.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白日梦城堡】《霜舞①》作者:纸尹

帖子  漫德拉 于 周六 十月 01, 2011 4:31 pm

第一章 阴阳家的序幕
战国! 辽阔的华夏大地正值战火纷飞的年代。就目前来看东方六国正处于一个相对和平的年代。也许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吧。
齐国奇魁境内,山顶附近坐落着几座较高的楼阁看上去与山脚下的民宅无二般,唯独在山顶处的楼阁看上去非常的华丽。即便是月黑风高的夜晚也能看到,这座楼阁泛动着微弱的光芒。如果从建筑学的角度来说,这座楼阁能被建立起来真的非常不可思议。楼阁的西墙几乎是藏在山体中,这块刚好与楼阁差不多面积的平地似乎略带倾斜。
一位衣着朴素相貌平常的老者轻轻推开看似厚重的大门缓缓地步入楼阁。从外面看来这座楼阁的占地面积看上去不是很大,如果你真的就这么以为那你就错了。
老者似乎在漫长的过道中走了很久,终于走过了黑暗的通道,面前可以说是一片星海。脚下、头顶、包括上下左右四个方位都被漫天的星光包围。在老者正前方高台上竟然站立着一个隐藏在黑暗中身着宽大的黑色斗篷,黑色的发冠,黑色的面纱后仅仅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眸。“师兄,别来无恙啊?”神秘人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诡异,似乎无法听出来声音主人的性b别。老者微微闭上双眼平静地答道:“承蒙关心。”话音刚落老者身上散发出阵阵内息的波动。“师兄啊,我们多少年没有相见了。你今天来访只是为了放出点内息吓唬我?”神秘的声音略带嘲讽。
“东皇太一!阴阳术并非永生之法,让大家都停止修炼吧。 ”老者的声音不再平和,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人从灵魂上为之震颤的霸气! “邹衍,你个老东西活了三百年还不是靠阴阳术?如果不是阴阳术你现在早就魂归大地了?”东皇太一冷笑连连:“再说凭你就想终止我的修炼?”东皇太一藏在宽大斗篷中的手,略微捏了一个诀印。漫天的星光几乎是同一时刻坠落到邹衍身旁。一刹那间,整个大厅伸手不见五指,顷刻间又恢复如初。但邹衍走进来的路却消失了。
邹衍竟漂浮在空中:“东皇太一,你以为我就用第四重境界来你这里找死?”邹衍左手向前,无名指与大拇指紧紧相扣。右手不知从何处掏出一块金属

——————“阴阳五行八卦九幽唯我独尊!”
邹衍默念口诀。东皇太一 神秘的双眼中透露出一丝的异样:“有意思!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东皇太一 褪去斗篷。= =全身整个人全都是虚影的。似真似幻的双手半握,双手顿时被两个黑色的光球包裹着。而邹衍,整个人竟在口诀的作用下被金光包围,原本并不出众的身高骤然地增加,与东皇太一一般无二,整个人就是一团光芒。东皇太左手的黑色光球无声无息骤然飞向邹衍,邹衍右手变出一把金光闪闪的长剑,金色的剑芒径直撞向黑色光球。黑色光球与剑芒的碰撞十分华丽地发生了,光球与剑芒同时消散。 东皇太一语气中带着一丝的轻蔑:“哼哼,师兄来吧让我见识下你的实力。”东皇太一右手的光球化为一把黑色的长剑,二人持剑。在空中交汇,两把剑无情地碰在了一起。邹衍的内息全力灌注到金色长剑中,想要就此将东皇太一的气势压下去。但东皇太一会就此被压制么?如果是的话他就不配叫东皇了。
“师兄,炎阳剑在你手中为何感觉软绵绵的?难道是你老得不行了么?”东皇太一开始对邹衍施行音攻。邹衍暗自叫苦,自己的变身术没有修炼到东皇太一这样的永久保持变身状态的境界,内息输出远远没有东皇太一稳定,况且还要应对东皇的音攻。 “师兄你的手好像在抖啊?难道你怕了么?”东皇太一骤然发难,浩瀚的内息如海啸般将邹衍震飞出去,飞出了楼阁大门。邹衍的变身状态就此被打回。
“邹衍,你再滚回去修炼几百年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东皇太一的笑险些让邹衍喷出一口鲜血,内伤加上东皇太一的音攻,邹衍险些没有把持住。
“看来我真的是不行了。”邹衍凌空而去,飞下了奇魁山。
“千师姐!那个就是我们的宗主邹衍么?看起来被东皇阁下打得好狼狈呀。”一个可爱的少女牵着一个年轻女子的手,瞪着大眼睛问道。
“也许是吧,他在阴阳家已经没有什么主导地位了。”年轻女子回答道。
“知道了师姐。。。。


“千师姐!”三位女子出现在年轻女子和可爱少女的面前,三女异口同声的问候年轻女子
“三位师妹不知有何贵干?”年轻女子骤然握紧握住可爱少女的手。
“燕儿小师妹,月魂姐姐要去闭关了,你可要好好修炼哦。 ”说话的女子拥有一双剪水双瞳,嘴角略微上扬,她根本没有回答年轻女子的问题。
“小月师妹,希望你的功力能够大进。”被称作千师姐的女子回应道。
“借师姐吉言。 影、 云 走吧。”小月领着身后二女大步离去,凌千枫与燕儿目送三女离去。
“哼,他们三人什么意思。根本就是没有把千师姐放在眼里。”可爱少女挥舞着小拳头愤愤地说道,似乎在为凌千枫打抱不平。
“月魂就是这样的人,不要多和她一般见识。燕儿我们走吧。”凌千枫牵着燕儿的手渐行渐远。
月魂三人来到了一间石室门前,只能从狭长的走廊远远地看到尽头有一点光亮。
“凌千枫!哼哼。。。。 我出关后,就废了你!”月魂站在石室门口狠狠地说道,双手已然握成拳。
“月师姐,你这又是何必呢 千师姐人也不坏啊。”月魂左手边的女子唯唯诺诺地说道。
“落雪、浅音!你们记住你们是阴阳家的大少司命 应该为阴阳家的存亡考虑。 凌千枫胆敢对我们最大的敌人尹川动情,这决不能轻饶。”月魂在石室的大门边转动一个开关,厚重的大门骤然向两边分开,石室内光线昏暗,石壁上隐隐约约刻着一点字。月魂踏入昏暗的石室,按动室内的机关,石门渐渐合上。
“你们俩记住了,凌千枫下山的时候不要让她去找尹川,她的异常举动悉数告诉东皇阁下。”话音刚落石门就已完全闭合。
【未完待续】
avatar
漫德拉
Admin

帖子数 : 63
注册日期 : 11-06-17
年龄 : 20

查阅用户资料 http://yanhuoshinian.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轻小说】 《怀梦》五 作者:千筱洛

帖子  千筱洛 于 周一 十月 03, 2011 9:11 am


幸子激动地跳了起来,“好!让她看看你的实力”

冉默冷静地说:“那我们要带着面具参赛,以防那个女人看见是浅做什么小动作。”

静钰赞同地点了点头。

冉默看了眼筱浅,“那我去找泽澈哥讨论了。”

筱浅挥了挥手,“去吧,去吧。小思~我饿了~”转而,可怜巴巴地望着尚思。 尚思无言地瞟了她一眼,“啊,我做饭去……”

几天后,某场地

潇泽澈悠哉地站在一边,看着她们五人化妆,开口:“真不知,你们是运气好还是不好,倒数第一,不光等死,而且评委也没啥心丝了……”

筱浅打了个哈欠,悠悠地说:“那正好我补眠……”

“最后一位表演那不更深入人心么……”幸子瞟了潇泽澈一眼。

潇泽澈无言,挥了挥手,“你们慢慢化,我先去前台了。”

静钰在一边不言一语,呆呆地望着手中的贝司,想起了初遇筱浅的时候。

<冷酷的静钰一坐到位子上便开始制造冷气,使全班都在寒风中煎熬着……

当天中午,全校都了解的三个名人来到了她的班中。静钰瞟了一眼,慵懒成性的千筱浅,万年第一的冷冉默,蛋糕主义者攸幸子,不禁有些诧异,三人都到这来干什么。

只见幸子立刻朝她……的同桌扑了过来“小思,小思,今天有什么蛋糕呢~我喜欢葡萄的~”

叶尚思。静钰记得她是这个名字,一个胆小懦弱,受人欺负的小女生。

尚思困难地点了点头:“是葡萄味的。”“啊~耐死你了~”幸子立刻激动地抱紧他,猛蹭两下……

冉默也走了过来:“小思,我想问问你会什么乐器?”

尚思涨红的小脸朝向冉默,疑惑地开口:“我,我会吉他,怎么了么?”

冉默推了推眼镜:“啊,浅会架子鼓,我会吉他,幸子会电子琴再来个贝司手我们就可以租个乐团去打工了。”

尚思想了想,转头,有些胆怯地说:“呐,我记得水静钰同学,你报的是音乐社,对吧?你会什么乐器?”

冉默,幸子的目光立刻汇聚在这个冰雪女王身上。静钰皱了皱眉,缓缓地说:“……贝司” 筱浅立刻冲上来,十分激动地说:“你叫……水静钰对么?呐,我们做个朋友吧,你加入我们的乐队好不好~”

尚思有些踌躇,疑惑地开口:“筱,不是很懒么?怎么?”

冉默推了推眼镜,无奈地说:“啊……同时她也很爱钱。”

静钰立刻摇头,拒绝了筱浅,便抱着饭盒离开了,任由筱浅几人等愣地站在那儿。

五天,每天早上,中午,放学。筱浅都会准时地到尚思她们班堵住静钰。

终于,“冰雪女王”静钰也受不了了,投降般地说:“好啦……我同意了……”

筱浅立刻开心地蹦了起来,“哦!太棒了!”

静钰含笑地望着她,她是一个奇特的女生,一个看似很懒很不出奇的女生,可她却只是把耀眼藏在了那外表之下……>

(未完待续)
avatar
千筱洛

帖子数 : 18
注册日期 : 11-06-18
年龄 : 21
地点 : 中国江苏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夕阳侧影】《转瞬即逝》作者:丽奈

帖子  丽奈 于 周一 十月 03, 2011 1:14 pm

——
是夜,
步入高三的我无时无刻不被施加压力。好像回到小时候,如果太贪心了,至少我也想回到那时候……
窗外那颗不知名的大叔,没察觉的时候安静的败落,安静的在那,直到我不在了,它还在那。
耳朵里充斥着杂音,无规则的游离在左耳右耳。甩掉笔,昂起头听着似于来自黑暗尽头的呻吟一样。

“你去死吧。”
“呵呵,想你这种人为什么还要活在世界上浪费资源啊。”
“想不通你会妖术么?迷得水暮团团转。”
“算了吧,算了吧。”
“……雅儒,我恨她。”
“雅儒,你现在和多少人谈了啊。”
“诶?雅儒是怎么知道的?啊好像想起来了……啊……把嘴张开……”
“……”
然后……然后就没有了。却一直像单曲混坏一样,在脑袋里盘旋啊盘旋。
从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从不理解你的别扭,从不自信你是我的,于是,你真的就不再是我的了。
我爱你……
嗒——
嗒——
嗒——
……
【尽管这样,我想陪你堕落到世界尽头…就算用鲜血开路也在所不惜。】
血在蔓延,我不怕,因为你告诉过我:不用怕有你在,如今……我也依然相信,有你在。
【尽管你的背叛,我依然守候着承诺。】
渐渐的接近黑暗,就这样..堕落在世界的尽头,带着曾经的美好。
嗒——

曾经的美好。
“诶多……啊!就是这个!雅儒快看!”
“纳尼纳尼?”
“哈~雅儒,就是我以前攒了好久的钱才买到的戒指啊。”
“真的诶!我还以为丢掉了。”
叮呤……
我睁大眼睛,变魔术一样的变出来一条链子,把戒指串在上面。
靠近我,周围都是他的气息,紧张的看着水暮靠近着我,轻轻将我拥在怀里,带上了项链:“这样就不会再丢了。”
略带慵懒的声音像毒药一样的让我不会呼吸。脑袋都快炸掉了。
好幸福……
夕阳下,两个影子拥在一起,头紧紧的贴着……

哗——
再到后来,水暮的不耐烦还是怎么样我不清楚,只是心里开始空了,胸口的不安时刻提醒着我真实性。
再后来,
他背叛我……
曾经的,
“我爱你。”
“不要怕,在这辈子里有你我足够了。”
“呐,永远好久,不要。”
“呜?”
“但至少是这辈子,我要你一直在我身边。”
……
骗子……
都是曾经,回不去。不久之前,我因为水暮的关系会被女生说“蝼蚁”“渣子”,但我不介意,就算这样。他告诉我他恨她?
原来一直有个她,我是多出来的那个。
那付出的那么多谁告诉我要怎么收回来。
都高三了,压力什么的已经够多的了。
其实早该崩溃了。
嘈杂的世界,连同我的世界一起。
窗外的树枝,叶片继续掉落。
嗒——

【水暮】
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认识雅儒了,三年前?四年前?嘛,也不重要了。
我从小排斥和人接触,可能是一直一个人太久,也就忘记怎么和人相处了。
性格很别扭呢,有点小自闭。童年那些灰暗的记忆,我也不要再想起来了。很痛苦。
一片黑暗,只有我,血色的影子慢慢的扩大,我眼睁睁的看着妈妈在我面前被仇家拿刀子捅死,那些血,一遍遍的溅在脸上,温热的,害怕的快要死掉了。
后来被送到姑姑家住,一直被无视。
再到后来突然开始喜欢黑暗,和赤红。

是一个午后,我遇见她,一个阳光的女生,出现在我秽暗的世界里,显得有些刺眼。
认识了她,她叫雅儒。想长不大的孩子,是个笨蛋。
于是我开始想拥有要保护她的冲动,原来想要保护一个人在怀里,这么幸福。也一直害怕着突然降临在我身上的幸运,从来不曾拥有过,有些不敢相信。
一天,安静和和雅儒走在小路上。
听她忽然说:“不要永远在一起,太久了。”
我的心跳就漏掉了一拍。
不动声色的紧张起来,故作镇定的笑笑,说:“为什么?”
她笑得很开心,跳到我前面,甜甜的一笑:“但至少得是这辈子,你都要在我身边。”
一瞬间,原来幸福可以如此简单。
她,是我的唯一。
直到后来我发现,因为我,她没有朋友。
我知道被嫌弃的滋味,真的好难受。
我开始远离着她。
虽然每天心脏疼的快滴血了。
想让她死心。一个课间,看她向这边走的时候,顺手抓住一个女生,抱在了怀里。
什么感觉都没有,我只想要她。真的好难受。
假装没有看见她眼里的惊讶和痛楚。牵着那个不认识的女生,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后来,假装是不经意的看她上线,告诉她我和那个女生吹了。我恨那个女生。这样雅儒就会觉得我对那个女生才是真的吧,只有这样她就死心了吧。
好像过去三周了,每晚都在想着那个阳光的女生,让我手足无措的女生,让我想保护一辈子的女生。
只是想着。
我还是适合一个人静静的呆在自己那个秽暗的世界。

日子还是那样过吧,只是少了心跳,为她跃起的节奏。
突然想去我们第一次相遇的那个公园。
出来时,我过着马路看见我唯一的哥们,外号胖子站在马路对面,眼神里全是冷默。
只见他嘴一张一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说什么……她自杀了……
接着只有漫无边际的黑暗……

【胖子篇】

水暮一直喜欢笑着说雅儒是个笨蛋,其实他才是笨蛋吧,总是把自己要弄的伤痕累累。
明明很爱她,也要做出违背内心的事情。何必呢。
得知雅儒死的消息,我想也没想就跑去找水暮,他手机关机,我几乎找遍看所有地方,最后只有想到那个公园。
赶到公园,看见他果然在那里。
我大声的喊着水暮的名字,看到他满脸失魂落魄的样子。紧紧牙“王八蛋你他妈知不知道雅儒她自杀了!”
喊完我后悔了,只听见长长的刹车声,接着车轮下血红色就蔓延开来了……
一个星期过后,水暮手术很成功,他醒了。
我在家里让老妈堡了些鸡汤给水暮。
还没进病房,我就笑着说:“水暮,快尝尝我老妈堡的汤。”
推开病房,手一颤,汤洒了一地。


针头低着水摇晃在空中画着白色的弧度,病房里一片死寂。氧气管被扯断在地上。
【雅儒,等我。】

-END-










由丽奈于周二 十月 04, 2011 12:07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avatar
丽奈

帖子数 : 7
注册日期 : 11-07-0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同人社】《百鬼灯(网球王子同人)②》作者:七夜•祭

帖子  manjusaka 于 周一 十月 03, 2011 1:38 pm

作为一个在立海大附中读了两年书的学生,尤其是优秀学生,寒悠十分清楚国三的意义。所以新学期伊始,她就很自动自觉地准备起退社的事来。

音乐社算是一个比较闲的社团,除了各种各样的学院祭以外就基本没有什么大的活动。但是想想高川老师那看得人头皮发麻的赞许目光,寒悠还是决定,退社,把所有精力投入到升学考试中来。

立海大附中的严谨是出了名的,难怪夕颜那丫头死也不来这里。对她那种活泼性子的人来讲,来立海基本等于来坐牢。不过就算这样也不用每次看到自己穿好校服来上学就一脸同情地说真可怜啊真可怜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是去刑场呢。

今天收到了智优从大阪寄来的信。她也升上国三了,连任学生会的会长。夕颜昨天还在抱怨智优是不是快把她忘了,怎么这么久一点音讯都没有。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智优和白石的感情也是一如既往的好。虽然语气还是那么沉静,但是还是可以从字里行间读出她的幸福与甜蜜。清夏和真攸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另一半,手冢和不二。看过照片,两个很优秀的男孩。一个冷峻如冰,一个温暖如阳。想到这里,寒悠不禁生出了一些小小的羡慕。

不知道夕颜那丫头在青学过得怎么样了。听她说她进了美术社,社长是真攸。那还不错,真攸和她关系很好,应该会多帮帮她的。寒悠的唇角勾起,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下午最后一节课在清脆的铃声中结束,学生们纷纷奔向各自的社团。寒悠收拾好书包,抄了条小路走出校门,盘算着今天去超市买什么菜,帮夕颜减轻点负担。从东京搭电车回神奈川要耗去夕颜不少时间,自己能帮她就多帮帮她吧。

买完东西走到便利商店门口,寒悠猛然想起退社申请表落在了桌子里没有拿,于是转身折回学校去取。明天要交的东西,可不能耽搁了。

天色不早了,社团活动大多已经结束,校园里没几个人。她拿了申请表出来,看了看手表,已经四点多了。正值逢魔时,她不想在这历史悠久的地方多呆,便加快了脚步向校门走去。

“这么晚了,千羽同学还不回去吗?”

寒悠转头一看,是网球社的柳生。真是辛苦啊,她暗暗地想。

“有东西落在学校了,所以折回来拿。不过,柳生君怎么会认识我?”

柳生笑笑:“一直稳居年级前三宝座的千羽寒悠,我想,没有人不认识吧。”

寒悠也笑了笑:“多谢夸奖。”

柳生看了看手里大包小包的寒悠,再看看如血的夕阳,绅士地拿过寒悠的包:“这么晚了,你又是女孩子,还拿着这么多东西,我送你回去吧。”

“那就多谢柳生君了。”对于柳生比吕士的绅士之名,她是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再说,苦力都自动送上门了,岂有不要之理?
“千羽同学落下了什么东西在学校?”

“退社申请。”寒悠扬扬手中的纸,看到柳生一脸的疑惑,她笑道,“我觉得,国三要把精力放在学习上才是。“

“不愧是千羽同学,学习这么认真。”

“你呢?网球社训练到这么晚?你们还真是辛苦呢。”

“我们立海的全国三连霸没有死角,付出这些是应该的。”柳生的眉目间隐隐染上了骄傲的光芒。

“难怪啊,不过,也要保重身体才行。”

“恩,会的。”

“就到这儿吧,其实我家离学校很近的。”寒悠停下脚步,“今天谢谢你了,柳生君。”

“不用谢,那,再见了。”

这时,天空中飘起了雨珠。很快,雨点便劈头盖脸地打了下来。寒悠忙拉柳生躲到屋檐下,问道:“你没带伞吧?要不要先在我家呆一会儿?”

“不用了。”柳生从书包里掏出一把折叠伞,“我有带伞。”

“那,慢走,不送了。”

送走柳生,寒悠摸出钥匙开门。骤然间,她仿佛想起了什么一样冲了出去,全然不管外面的倾盆大雨。

柳生打着伞慢慢往家走,忽然看到路边站着一个白衣少女。她没有撑伞,就这样被雨淋着,脸色也被冻得青白。柳生有些不忍心让她这样站在雨里,走上前去准备用自己的伞遮住她,却被身后传来的一声大喊叫住了。

“柳生君,别过去!”

寒悠是一路跑来的。没有撑伞的她全身上下被淋得透湿。她站到柳生身前,一脸戒备地看着那个白衣少女。白衣少女看到寒悠也是一惊。

寒悠开口道:“雨女,在我没有要动手的欲望之前离开。否则,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那白衣少女看了看寒悠,又看看柳生,咬着下唇点了点头,转身消失在重重叠叠的雨幕里。
“为什么……”

“雨女,不算是比较凶恶的妖怪,但是被她缠上的人,不会有好日子过。”

推了推眼镜,鬼使神差地,柳生问道:

“被她缠上了会怎么样?”

寒悠转过身,碧眸及其认真地盯着柳生的眼睛。

“当然是,死掉了。”

【未完待续】
avatar
manjusaka

帖子数 : 7
注册日期 : 11-07-19
年龄 : 21
地点 : 江苏无锡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